当前位置: 首页    > 佛学新闻

南泉普愿 

发布日期:2019-10-13 09:48:00编辑:阅读次数:

南泉普愿 

   南泉普愿参见马祖道一后,才顿然得鱼忘筌,到达游戏三昧的境地。一天,南泉给众僧舀粥。马祖过来问:"桶里是什么?"南泉说:"这老头子怎么张口就说这种话?"马祖就不再吭声了,从此别的和尚也不敢再考他。

\

  南泉普愿离开马祖后,栖止于池阳南泉山,一住三十年。有一天,南泉上堂来说:"我自小就养了一头水牯牛,想向河东放牧,可它要吃别人的水草;想向西边放牧,也要吃别人的水草。所以不如将就着,在这儿吃点草吧,可是却又总找不到。"

  一次,南泉在山上干活,有一个和尚过来问:"到南泉那儿去的路怎么走?"南泉举起他的镰刀说:"我这把镰刀是花了三十块钱买的。"和尚说:"我不问你镰刀,我问你到南泉那儿去的路怎么走?"南泉说:"这镰刀我用得正快!"

  南泉普愿要谢世了。有位弟子问:"师父百年以后到哪里去?"南泉普愿说:"到山下做一头水牯牛去。"那弟子说:"我也跟师父你去,行吧?"南泉说:"你要跟我来,就一定要衔上一根草。"

进入深山

 洞山禅师去访问龙山禅师,龙山禅师问道:“应该没有进入这座山的路,你是从哪里里来的呢?”

  洞山禅师道:“这座山有没有路,以及我怎么进来的一事暂且不谈,现在先问老师您究竟是从哪里里进入这座山的呢?”

  龙山禅师道:“反正我不是从天上云和地下水来的。”

  洞山禅师道:“请问老师!自从你住进这座山以来,到现在究竟有多少年了?”

  龙山禅师回答说:“山中无甲子,世上的岁月推移都跟我无关。”

  洞山禅师道:“那我再请问老师,是你先住在这里呢?还是这座山先住在这里呢?”

  龙山禅师道:“不知道!”

  洞山禅师不解地追问道:“为什么不知道呢?”

  龙山禅师回答道:“我既不是凡尘的人,也不是天上的仙,我又怎么会知道呢?”

  洞山禅师道:“你既不是人也不是仙,难道你已经成佛了?”

  龙山禅师道:“不是佛!”

  洞山禅师:“那似什么?”

  龙山禅师道:“说似一物即不中!”

  洞山禅师终于提出他的主题问道:“你是什么缘故才住进这座深山呢?”

  龙山禅师也就着主题回答道:“因为我以前曾看见有两头泥牛在打斗,一边斗一边竟坠入大海中,一直到今天也没看见牛的踪影。”

  洞山禅师一听这话,不由得肃然起敬,立刻恭敬地对龙山禅师膜拜。

  这里所说的深山,应该是指我们身体的五蕴山,我们怎样才会进入这座山的?当然不是从某一条路进入的,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应该是业缘进入这五蕴山的!不过,深山好修道,藉着我们这座五蕴山,所谓“借假修真”,怎能不值得恭敬膜拜呢?

语其相应者 

 心与空相应,则讥毁赞誉,何忧何喜?身与空相应,则刀割香涂,何苦何乐?依报与空相应,则施与劫夺,何得何失?

  心与空、不空相应,则爱见都忘,慈悲普救;身与空、不空相应,则内同枯木,外现威仪;依报与空、不空相应,则永绝贪求,资财给济。

  心与空、不空、非空非不空相应,则实相初明,开佛知见;身与空、不空、非空非不空相应,则一尘入正受,诸尘三昧起;依报与空、不空、非空非不空相应,则香台宝阁,严土化生。

  若不尔者,则未相应也。

埋没自己

  唐代一个“疯和尚”名叫寒山禅师,别人看他语无伦次,东一句,西一句,他留有长发,满脸尘垢,破破烂烂的衣裤,穿上一双没有后跟的烂布鞋,一副喜颜笑口常开的样子。他似乎又好多管闲事。且看他写的一首诗:

  东家一老婆,富来三五年。

\

  昔日贫于我,今笑我无钱。

  渠(他或她)笑我在后,我笑渠在前。

  相笑倘不止,东边复西边。

  这首诗看起来通俗易懂,平淡无奇。深一层去探索,却包含着发人深思的哲理!

  这首诗的内容、揭示了世人痴迷,不晓世事无常的佛理:东家那个婆婆,变成了一个“暴发户”,已经三五年了。当年还是个“拣破烂”的老婆婆,而今富裕了,竟忘了过去穷困潦倒的苦日子。以前我笑她,可现在却轮到她笑起我来了。这样彼此笑来笑去,从过去笑到现在,从现在笑到将来,从东边笑到西边,从南边笑到北边,又何处是尽头呢?

  这种笑,不是发自内心喜悦的笑,而是一种轻视别人的蔑笑,或者是一种嘲讽别人的讥笑,带有不健康的,报复性的笑。出于这种心理,甚至发生“骂”,以及“打”都是相类似的,骂来骂去,打来打去,循环不息,又何时可了呢?

四个老婆 

  释加牟尼在一次法会上说:某地有个富商共讨了四个老婆:第一个老婆伶俐可爱,整天作陪,寸步不离;第二个老婆是抢来的,是个大美人;第三个老婆,沉溺于生活琐事,让他过着安定的生活;第四个老婆工作勤奋,东奔西忙,使丈夫根本忘记了她的存在。

  有一次,商人要出远门,为免除长途旅行的寂寞,他决定在四个老婆中选一个陪伴自己旅行。商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四个老婆,第一个老婆说:“你自己去吧,我才不陪你!”第二个老婆说:“我是被你抢来的,本来就不心甘情愿地当你的老婆,我才不去呢?”第三个老婆说:“尽管我是你的老婆,可我不愿受风餐露宿之苦,我最多送你到城郊!”第四个老婆说:“既然我是你的老婆,无论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。”于是商人带着第四个老婆开始了旅行!

  最后,释迦牟尼说:“各位,这个商人是谁呢?就是你们自己。”

  在这则故事里,第一个老婆是指肉体,死后还是要与自己分开的;第二个老婆是指财产,它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;第三个老婆是指自己的妻子,活时两个相依为命,死后还是要分道扬镳;第四个老婆是指自性而言,人们时常忘记它的存在,但它却永远陪伴着自己。

清净本然 

    华严宗原是中国佛教的一大宗派,自法藏开始,经过澄观、宗密等人,在唐朝一代颇为盛行。但到了宋代,华严宗便日渐衰微下来。

  子浚法师据说是宋代治学华严有成的唯一人物。最初,他依洪敏法师学习《楞严经》,但学到动静二相时,却无论如何都弄不明白。他想,按照佛教的道理,事物本来是清净不动的,可是怎麽会突然生出山河大地、世间万物来呢?他苦思冥想,不得其解,便去拜访慧觉禅师。

  慧觉是当时有名的禅师,名动当世,住琅琊山传教。子浚来到琅琊,正值慧觉登堂讲学,便迫不及待地问道∶「禅师,我有个问题想问。世界本来是清净的,怎麽会突然动起来,生出山河大地来呢?」

  慧觉禅师大喝一声道∶「清净本然,你怎麽忽然生出山河大地来了!」子浚一惊,不禁汗流满面,豁然大悟。

  慧觉禅师对他说∶「华严一宗不振已经很久了,你要励志扶持,以报佛恩。」

  子浚领其教诲,告辞後去长水地方居住,著书立说,宣讲佛法,门下弟子几近千人。他一生弘扬华严宗教,终使华严宗又兴盛起来。後人常将他与华严名僧圭峰宗密并称为「圭峰长水」。

要眼珠 

云岩禅师正在编织草鞋的时候,洞山禅师从他身边经过,一见面就说道:

  “老师!我可以跟您要一样东西吗?”

  云岩禅师回答道:“你说说看!”

  洞山不客气的说道:“我想要你的眼珠。”

  云岩禅师很平静的道:“要眼珠?那你自己的眼珠呢?”

  洞山道:“我没有眼珠!”

  云岩禅师淡淡一笑,说:“要是你有眼珠,如何安置?”

  洞山无言以对。

    云岩禅师此时才非常严肃的说道:“我想你要的眼珠,应该不是我的眼珠,而是你自己的眼珠吧?”

  洞山禅师又改变口气道:“事实上我要的不是眼珠。”

  云岩禅师终于忍不住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,便对洞山禅师大喝一声道:“你给我出去!”

  洞山禅师并不讶异,仍非常诚恳的说道:“出去可以,只是我没有眼珠,看不清前途的道路。”

  云岩禅师用手摸一摸自己的心,说道:“这不早就给你了吗?还说什么看不到!”

  洞山禅师终于言下省悟。

  洞山禅师向别人要眼珠,这是很怪异的事,就算高明如云岩禅师,起初也只能告诉他眼睛长在自己额头上,为什么向别人要呢?最后知道洞山要的不是“肉眼”,云岩禅师提示出“心眼”的妙道,洞山才有所契悟。

  肉眼,是观看世间万象长短方圆青红赤白的,这种观看只是表面的、生灭的、现象的,而心眼才能观察宇宙万有的本体,这种观察是普遍的,里外一如的,难怪洞山虽有肉眼,仍看不清前途的道路,此道路即自己的本来面目,即成佛作祖的目标,当云岩告诉他心眼的妙用,洞山就有省悟了。

本文链接:南泉普愿 

上一篇:净空法师:有些布施不需要花钱

下一篇:几块砖的启示让残疾乞丐变成富翁

相关文章

  • 可贵的善良人,你失去了什

    可贵的善良人,你失去了什么?  多年前有个学者。一天,他在某大会场向人们讲佛祖绝对不可能

    2019-10-21

  • 只要是你的选择,结果不会

    只要是你的选择,结果不会太坏 有一幅漫画,是美国一所大学的广告。画面上有四盏灯,从上到下

    2019-10-21

  • 只知道缘来之福,而不懂得

    龙山的善国寺有两个和尚:悟空和悟了。一开始他们每天都出去化缘,后来就只有悟空天天出去化缘

    2019-10-21